第七十一章 能为你做的事

小说:神级位面教师 作者:烟火色

我要勺棠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为了看护这些东西,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整整两百年,看来它们的确非常重要了?”苏牧风好奇道。

    白袍女子淡淡道:“卿留在这里的只是一缕化身,三百年转念而过。至于镇封之地守护的东西,乃是人族底蕴,倘若天地间有大劫,文道不复,人族亦可凭借这些底蕴东山再起。”

    苏牧风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,我这儿的东西非常值钱,快来抢吧。

    白袍女子道:“镇封之地的渊源,我已经为阁下讲解清楚,不知道阁下什么时候离开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”苏牧风微笑道:“你刚刚说血莲可以救叶铭一命,也就是说,它是可以作为活死人肉白骨的神药来使用?”

    虽然表面十分平静,但苏牧风的双手已经攥紧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结论成立,那他也就无需等待韩菲成长起来,只需要用血莲就可以救醒姐姐了。

    白袍女子点头道:“血莲融汇古龙精髓与天地灵气,若有药引相助,可以医尽天下疾。”

    “药引?”苏牧风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白袍女子解释道:“血莲药力太盛,翰林以下食用,根本无法承受,需要药引为凭依。”

    苏牧风问道:“你现在手里还有药引吗?”

    白袍女子摇头道:“当年孔圣周游列国,曾从医圣扁鹊处得来三副药引,卿镇守此地,拿了其中一副,已经用掉了。”

    医圣扁鹊。

    苏牧风眼睛微微眯起,嘴角勾起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当然是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白袍女子道:“想来阁下是有亲友患病,需要血莲医治,卿可以赠送给阁下一株,但前提是阁下立刻离开,今后永不进入镇封之地。”

    苏牧风摇摇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也是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白袍女子眉头微皱道:“阁下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牧风淡淡道:“我全要。”

    白袍女子面色一变,怒道:“阁下欺人太甚!血莲乃人族瑰宝,怎么可能被一人据为己有?”

    “人族瑰宝?”苏牧风挑挑眉道:“抱歉,中洲大陆的人族,和我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苏牧风来自另一个世界,本来就是过客,对中洲人族有亲近感,但却没有什么归属感。

    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羁绊,名为韩菲。

    那是他唯一的弟子,他在这个世界唯一重视的人。

    为了那个天真的理想,韩菲必将踏上列国征伐的杀戮之旅。

    沿途是腥风血雨,白骨尸骸铺就一扫**之路。

    苏牧风是个没什么真本事的老师,整天只会拿着老祖宗的东西坑蒙拐骗,连给韩菲上课这种小事,都要先找雪之下补补习。

    他徒有半圣之名,却不可能像真正的半圣一般,为弟子在漫长的岁月里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韩菲的道路,必然是孤独而曲折的。

    苏牧风所能做的,也只是为那个孩子留下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罢了。

    为了她,抛弃所谓的良知又如何?

    听到苏牧风的话,白袍女子的神色一时间变得冰冷至极,她漠然道:“既然你自认并非中洲人族,那卿也就不必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苏牧风微笑道:“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白袍女子不再言语,一念闪过,苍白色的狼毫笔出现在手中。

    她看着没有动作的苏牧风,冷冷道:“取出你的文宝,与卿一战。”

    苏牧风摇头道:“我不是说过了吗?请自便,我还不需要什么兵器。”

    “卿虽为一缕分神,三百年来镇守此地,无法修行,但三百年前已是大学士文位,我虽然看不出你的境界,但记忆中从未听说过你的存在,想必不是新晋的半圣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大儒,想要不持文宝与卿相战,也不可能讨到便宜。”

    白袍女子冷冷道: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拿出文宝。”

    苏牧风笑着摇摇头,转过身去,径直走向龙骸与血池。

    白袍女子神色一凛,不再言语,狼毫笔在虚空中挥动,淡金色的流光回旋舞动,交织出一个古朴的字迹封。

    那是殷商时代的正统文字,甲骨文,文道的起源之一。

    这正是载道之文最基本也最玄奥的用法,借远古先民的文字,以才气为引,呼唤天地之力。

    倘若是大儒之境,才气通神,甚至可以化“剑”之一字为剑阵齐布、“兵”之一字为万军纵横。

    甲骨文在虚空中一闪而逝,与此同时,不远处苏牧风的脚下,一道道淡金色的流光飞速转动,交织勾勒出复杂玄奥的阵法,将苏牧风囚禁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苏牧风脚步一滞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脚下的金色阵法。

    白袍女子放下手中的狼毫笔,淡淡道:“只要你不随意走动,封阵不会伤害你。我会将你直接送出镇封之地,倘若再次见到你,我不会再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苏牧风哑然一笑道:“你还真是心软。”

    白袍女子严肃道:“儒家崇仁奉礼,你不过是误闯镇封之地,只要行为不触及底线,卿不会伤你。”

    苏牧风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向前迈出一步,直接跨过了那道所谓的封阵。

    白袍女子瞳孔紧缩,神色郑重起来,道:“原来如此,是我小看你了,没想到不过三百余年,中洲又出现了一位如此年轻的大儒九宫天锁!”

    白袍女子话音未落,远处缠绕在龙骸之上的古朴锁链就开始闪烁光芒,无数复杂玄奥的符文在上面流动着。

    在锁链固定在地面上的一端,一道流光顺着大地,极速冲向苏牧风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苏牧风丝毫没有闪躲之意,流光只用了不到一秒钟,就已经到达了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比先前的封阵复杂了无数倍的神秘阵法形成。

    在阵法边缘处,四道金色光幕冲天而起,交织缠绕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笼,将苏牧风锁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苏牧风眨眨眼,觉得这次的声光效果比上次漂亮多了。

    白袍女子缓缓走上前来,道:“不必再尝试破开阵法了,九宫天锁是孔圣的法器,上面蕴含着文王八卦与礼之圣道,在它认定的非礼范畴内,即使是大儒也不可能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三百年前,那头肆虐人间的恶龙就是被九宫天锁禁锢,即使龙心仍在,天锁镇封下,它也无法重获新生。”

    “卿最后再说一次,束手就擒,卿自然会将你送出镇封之地。如果再强行反抗,卿就将你镇压在此地三十年!”

    看着白袍女子肃穆冷冽的神情,苏牧风突然想戏弄她一下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...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导航
字号
- +
背景
np奶瓶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np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