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三章 对面而坐

小说:天行战记 作者:七十二编

        当!

        石火电光间,风辰手中长枪浮现,挡开了这一刀,旋即转身三百六十度,长枪抡圆了向草丛中的偷袭者当头砸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偷袭风辰的是纪胥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暖苏城一路过来,进入南部山区之后,风辰和四名追猎者都只能再度弃马步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追击路途的拉长,四名追猎者因为速度等不同原因,已经无法再保持同步行动了。因此,有人在后面追,有人则干脆直接翻山越岭,走近路包抄。

        纪胥风的速度在四位追猎者中不算最快的,但绝对是对山林地势最为熟悉的。而且此人极善于隐藏偷袭,这已经是风辰和他第三次交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风辰长枪砸下,纪胥风身形一个倒纵,避让开来,旋即屈腿在一棵大树上一蹬,身体如同离弦之箭倒射回来,一刀刺向风辰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辰催动灵台,使出风雪枪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只见林中大雪纷飞,地面瞬间铺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。四周青翠的树叶骤然枯黄,纷纷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当当!一连串急促地金铁交鸣声中,风辰瞬间和纪胥风交手数十招。

        刀气纵横,枪影如龙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在一记猛烈地碰撞之后,风辰连退三步,脚下在地面踩出一个深坑才停下来。而纪胥风则倒飞了出去,身体借势在空中一个翻滚,落在了一棵大树的枝桠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呼。纪胥风调整呼吸,原本已经将粗壮的枝桠压得嘎嘎作响的身体骤然一轻,如同羽毛般随着树枝上下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时候!

        纪胥风感受到体内气机,眼中寒芒一闪,一声厉喝,在风辰抬头看过来的一瞬间,身形骤然腾空,手中单刀升腾起烈焰,在空中划过一道炽烈的火红弧线,向风辰当头劈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火焰斩!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炽烈气息,风辰眉毛一挑,手中长枪陡然化作万千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枪影如林,笼罩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狂暴的枪势不是刺,不是挑,更不是砸。而是斩!

        枪芒在空气中随着枪身的疾速运动而呈现出一道道细微的弧线,远远看去,便如同无数长刀,向着中央疯狂斩下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风雪枪法第八招,斩阎罗!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刀枪碰撞,瞬间爆发的力道冲击波向着四周飞速扩散。一半世界被冰霜覆盖,染成了白色,一半世界被烈火吞噬,火红一片。地面被轰开了一个大坑,泥土石子和枯枝碎叶冲天而起。四周的野草灌木在狂风中被压倒,树木猛烈地摇晃着,发出海浪般的哗哗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同时闷哼一声,各自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分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纪胥风神情凝重,咬着牙关,强行平息自己翻涌的气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招火焰斩,是他压箱底的绝招之一。为了使出这一招,他在之前的战斗中一直都在暗暗蓄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招的特点,就是蓄势越久,威力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刚才倒飞在树枝上时,他不光完成了最后的蓄势,做好了准备,而且还特地选择了背对阳光,居高临下,发动的时机也选的是风辰跟自己硬拼一记之后,气息不稳的一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纪胥风多年战斗的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搏杀中,经验是极为重要的。那是无数血的教训换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经验丰富的武者,知道如何将战斗控制在对自己有利的节奏,知道如何分配源力节省体力,如何寻找对方的漏洞,如何利用光线,尘土,地形等一切印象战斗的因素,让它们变成自己的帮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战场上,一个有经验的战士和一个菜鸟对阵,最常出现的情况,就是前者轻轻松松把后者玩死!

        可让纪胥风没想到的是,自己的一切算计,竟然没起到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辰竟稳稳地接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那洒开的无数枪芒,如有实质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一刀劈下去,就如同劈在一块……不,是一堆石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刀锋或许可以轻易地切开石堆最上面的几块石头,可越是往下,就越感觉难受。下面的石头或崩飞,或滚动,或虚不受力,以至于自己这一刀力道才使到一半,就已经摇摆分散,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这风辰也不知修炼的是什么功法,源力异常浑厚。在挡住了自己的攻势之后,那枪芒中涌现的反击力道,简直如同排山倒海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力量的倒逼之下,自己的源力竟无法完成周天,以至于此刻灵台震动,气血翻涌。

        纪胥风好不容易才压住了翻涌的气血,抬起头,目光如同狼一般紧紧盯着风辰,冷冷道:“没想到,你居然有这样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迄今为止,他们最不能理解的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风辰也稳定了气息,直起身来,挠挠眼角道,“为了应付这场赌斗,没办法,前段时间去修炼了两个多月,每天都很辛苦,付出了很大的代价……唉,以前都不懂,直到接触这一切我才明白,武道修行是何等艰难。只能一步一个脚印,谁也别想一步登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别说纪胥风的脸颊猛地抽了一下,就连星神殿里的众人,也一个个神情古怪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他和纪胥风的战斗,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风辰击败吕翔的时候,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看走眼了,从而不得不接受一个结论——这个樊阳城有名的废物纨绔,赫然是一个超凡的武道天才!

        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,从一个普通人成长到这种地步,纵观整个天道大陆历史,也是极为罕见的。只有上游宗门的某些天骄才能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肯定跟风家用资源硬堆脱不开关系,甚至还有某种机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些上游天骄,又有哪个不是资源堆出来的?又有哪个没自己的机缘?

        那种不靠任何资源,没有任何机缘的家伙,要么是脑子有病的白痴,要么就是和机缘沾不上关系的倒霉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当风辰击败了吕翔之后,无论是在风辰身上输了一大笔钱的人,还是对他的天赋感到震惊和妒忌的人,都很自然地不去想这件事,也不去提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例如燕然,例如那些世家子弟,例如来自北神国的青年俊彦,又例如董元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只是不断地告诉自己,就算再天才,风辰也注定是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天赋的死人和没天赋的死人,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等到尘埃落定,风辰死去,自己活生生地走出星神殿,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沐浴着阳光,听着世界发出的喧嚣声时,那便是自己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刻,看着风辰这一脸感慨的模样,不知道多少人想一巴掌抽在他那张无耻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这种话,你想过别人的感受么?

        你这算是辛苦,那人家那叫什么?辛酸?!

        武道修行不容易这种感慨,是你这种只修炼了区区两个多月,还拿着风家的资源狂砸的人有资格发出的么?

        你让……大家都有些同情地看着画面中的纪胥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纪胥风微微抽搐的脸颊上,大家完全能看出这位晴家卫部实力不算出众,显然也没有多高的天赋和资源的皇家侍卫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纪胥风深吸一口气,冷笑道:“你很得意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跟谁比了。”风辰说着,上上下下地看纪胥风两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纪胥风脸色一黑,正要说什么,却见风辰大咧咧地道:“老实承认,你是不是很崇拜我?要不要跪下来求我放过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星神殿里一片骂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詹歌和秦风对视一眼,都用手捂住了额头。早听说了这家伙的名声,现在一看,果然是个十足的纨绔,天生的混蛋!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燕然冷哼一声道:“都已经死到临头了,还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    水晶球里,纪胥风气得脸都青了,不过,就在他正准备暴起进攻的时候,忽然,他和风辰脸上神情一动,同时扭头向天上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身影,寂然无声地悬浮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申行云!

        当水晶球里出现申行云的身影时,星神殿里骤然安静下来。雨夫人脸色一变,紧张地站起身来。而世家和宗门的观察者们,则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距离翠屏峡谷不远,申行云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你的运气不怎么好。”纪胥风笑了起来,转头看向风辰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辰静静地注视着申行云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中的申行云,和之前比起来,神情中少了几分狰狞,看来更平静,更风轻云淡。但风辰知道,那只不过是对方已经吃定了自己,胜券在握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下的申行云,就像一只已经咬住了猎物脖子的猛虎,更危险,也更残忍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辰忽然也笑了起来,很开心。他把目光收了回来,扭头看着纪胥风道:“第一,他打不着我。第二,我觉得我的运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运气不错?”纪胥风看看天上的申行云,又看看风辰,只觉得这小子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吓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呆在樊阳城里,他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,比谁都清楚申行云和风辰之间的仇恨。毫不夸张地说,一旦被申行云抓住机会,风辰想死得痛快一点都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还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?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告诉你们,我其实很期待他的出现,你们相信么?”风辰悠悠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声音传来,左侧林子里,熊律走了出来,神情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信。”另一边,马山岭的身影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辰扭头看向自己的身后。最后一位追猎者张鸿七无声无息地走了出来。不过,他没说不信,而是很认真地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鸿七的问题,是星神殿里所有人此刻共同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自从得知周家和罗家参战,风家暗营被包围在三水镇之后,星神殿里的人们就不再兴致勃勃地讨论战局,也不再猜测双方的落子应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结局已经明摆着了,没有任何的悬念,大家只是在等待一个最终的结果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前,他们看着风辰跑向通往三水镇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对此有讥笑,有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这应该是风家的既定战术——如果郑家和李家没有被困在千枯岭的话,这个时候,他们会跟风家暗营汇合,然后如同一把铲子,将洪家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情况下的三水镇,是一个安全的大兵营,风辰到了那里,就能得到庇护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如今这种申行云在头顶上看着他的情况在那里是不会出现的。就算晴家的追猎者认输,也没有人能接近他,向他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的风辰不过是一只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处境的兔子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猎鹰在头顶盘旋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周都是猛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以为的安全地带,也不过是一个死亡的囚笼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当风辰和纪胥风交手的时候,只有少部分人关心,直到申行云出现,大家才集中了一下注意力。在他们看来,风辰虽然还不知道那些消息,但他应该会意识到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让人没想到的是,他竟然说很期待申行云的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注视着水晶球里的这个少年,目光诧异。就连一些聊天的人,也停下了交谈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辰说话的时候,目光虽然是冲着纪胥风,不过,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他的话,是说给大家听的。就像在黑林子山的树洞里,他对燕弘下战书的那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什么意思?”人群中有人低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忽然,有人指着水晶球的一角道:“你们快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角的画面,来自于吕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受伤未愈的他正一辆马车里,而马车,就停在城外那棵巨松下。透过马车窗户,吕翔看着一道身影,在六名燕家天境强者的严密戒备下,自樊阳城中飞掠而来,落在燕弘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燕弘抬起头,微微一笑:“风天尊,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商雪在他对面坐了下来。微微一笑,清俊而儒雅

        。

        。

        。

        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导航
字号
- +
背景
np奶瓶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np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