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二章 求见

小说:天行战记 作者:七十二编

        令牌名叫天机令,乃是千年前,统御天道大陆的秘密组织天机会的令牌。外圈十五格是低级的紫金令,中间的九格是高级的紫玉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机会由千年之前,一位名叫孔明达的绝世强者所创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学究天人,洞察万物,实力深不可测。来历却极为神秘,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横空出世。一出现就接连挑战当世数十位名震天下的强者,并战而胜之,未尝一败。轰动一时!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此人游历天下,所到之处,但闻有高手必上门求战。不管正道宗门还是邪道魔教,不少大宗的高手都败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来说,这种有事没事就上门挑战,弄得一个个高手灰头土脸,一个个宗门名声狼狈的家伙,早就被人联手打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偏偏,每一个被孔明达击败的对手,无论正邪,也无论个人还是宗门,对他却不出半个字的恶言,一副心服口服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人们才知道,此人求战,不是为了钱财名声,更不是为了羞辱对手,而只是抱着以武求道的纯正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光风霁月,坦坦荡荡,令人心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每次击败对手之后,他都不会立刻离开,而是与对手坐而论道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以至于每一个被他击败的对手,反而因此受益,功力大进。甚至多年壁障也一击而破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最后,人们不是躲着他,而是盼着他来了。大家口口相传,尊其为明达圣尊,或孔圣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行走大陆十年之后,此人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人们才知道,原来,孔明达游历天下,战遍群雄之后,便闭关三十年,试图融合天下武学,创出一门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奇功,破道境之壁垒,问道源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恰在那时,第六次邪妖入侵爆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邪妖自天空而降,肆虐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人间生灵涂炭,尸横遍野。一个又一个宗门毁于战火,一位又一位强者血战陨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已经到了破境的最后关头,孔明达也只一声叹息,破壁出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长达十年的战争中,孔明达有感于正邪两派各自为战,即便是在邪妖入侵的威胁之下,也还在彼此内讧内耗的境况,创立了天机会。收十五个外门,九个内门宗派,执天下宗门之牛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身实力高绝,乃是当世公认第一强者,且于各大宗门也有大恩,令人臣服,因此,天机会自组建那一刻起,就成为了天下第一组织。天机令所到之处,无不俯首遵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为天机会的出现,人类在第六次邪妖入侵之战的后期,爆发出了极大的力量,自战略劣势打到相持,再自相持投入战略反攻,到最后已然是排山倒海,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当邪妖最终退去之后,孔圣师却也失踪了。有人说他死于战争之中,也有人说他在战争中得到领悟,终于破壁飞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到底如何,人们却无从知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天机会这个组织却保留了下来。尽管没有了孔明达,但二十四个门派却始终如一地奉其为尊。每隔十年便会聚会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千年来风云变幻,天道大陆的诸多宗门,有些兴盛,有些没落,就如同草木春荣秋枯,换了一茬又一茬。天机会的这些门派也是一样,不过,却没有一家是覆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千年来,正邪两道连番大战,这些宗门也绝不会与同为天机会的成员为敌。其固执程度,一度引发了正邪两道如今的掌权联盟以及一些超级宗门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再不满,他们也拿天机会没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千年之前,能加入天机会的这些宗门,哪一个不是当时的超凡门派?哪怕其中不少在抗击邪妖的战争中,以及千年来的兴衰交替中没落了,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例如一个名叫魔刀门的邪道门派,如今据说宗门驻地都已经被别人给占了,门派上下不过二三十人,也不知道躲在哪片深山老林里过着近乎隐世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每隔百年,魔刀现世,这个门派的传人总会出来走一遭。搅得天道大陆鸡犬不宁。正道联盟发动声势浩大的围剿,却屡屡失败,反倒折损不少好手。头疼之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除此之外,天机会中,还有一些宗门是从千年前起,就一直长盛不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宗门的底蕴之深厚,更非一般人招惹得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为天机会成员,这些宗门虽谈不上守望相助同气连枝,但真要是某个成员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他们却是都会伸手拉一把。守着绝不损失天机会任何一个成员的宗旨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直到现在,天机会在天道大陆的宗门势力中,都是一个独特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可以想见,在真实的历史上,风家得到了这个盒子,又花了百年时间,最终在风商雪手里开启之后,会为风家带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记忆碎片的记载,风商雪得到二十四个令牌之后,最终又花了十年的时间,才开启了盒子最核心的那一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里面,放着一根青玉髓制成的小玉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把玉剑,不但是一件极为强大的秘器,而且还是天机会至高无上的象征。也正是凭借这把玉剑,以及二十四个内中别有奥妙的令牌,风商雪成为了天机会的执掌者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家此后波澜壮阔的登天之路,便是以此为根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当风江风竹忧心忡忡,当葛伯都理解风商雪的无奈时,其实他们还是小看了这个秘密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娃娃鱼再怎么穷极想象,恐怕也不会想到风商雪的雄心和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他们的层次来看,风家能出一位道境强者,能打赢进军上游的夺山之战,用区区二十年的时间,真正完成从中游到上游的跨越,就已经是奇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光是风家的奇迹,而且放在整个天道大陆,也堪称奇迹!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超过这个目标,他们连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将目光从楼下的风家族人身上收回来,风辰丢了颗瓜子在嘴里。他不准备跟他们解释什么,就连娃娃鱼,他也不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棋手,是父亲风商雪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风辰知道,自己的力量还太弱小了。现在自己能做的事情,就是以一个清醒的先知者的角度,帮助自己的父亲。以保证风家目前所走的每一步都走在正确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,自己需要解决的,是一个在真实历史上,并没有出现过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晴家!

        从一开始,风辰就没想过和晴家为敌。

        晴执苍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。而统治北神国诸多世俗家族的晴家,也远比积弱多年的燕家更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来说,和这样的势力为友还是为敌,是不需要考虑的。而对于风辰来说,也同样如此。至少在风家真正成长起来之前,招惹晴家就是坑爹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真实历史上风商雪有多厉害,在这天道大陆里,风家都可能因为晴家而偏离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风辰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的是,从自己来到天道大陆的那一刻开始,一切都已经发生了。也因此,最初见到晴时雨的时候,他还试图解释,可随后他就发现,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将目光放在了温旭骞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次见温旭骞,风辰已经在对方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。而如今,随着申振康的死,随着父亲风商雪那惊艳无匹的一剑,再加上这道星幕,他相信温旭骞心里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从头到尾,风辰做这些的目的都不是什么威胁对方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的,只是让温旭骞看明白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忽然,风辰的眼神一凝。他看见温旭骞出了摘星楼的大门,笔直地走进了静香阁。而就在他深呼吸一口气,转过头来的时候,已然听到了娃娃鱼的禀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温旭骞求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辰的嘴角,缓缓勾起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他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。

        。

        。

        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导航
字号
- +
背景
np奶瓶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np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