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章 南下的世家子弟

小说:天行战记 作者:七十二编

    天行战记 作者:七十二编

    官道上,一辆雪龙车,在数十位武者的护卫下飞驰。

    路边的行人和田里的农夫只看见一道滚滚烟尘,车队转瞬之间就已然远去。

    宽敞的车厢里,詹歌,秦风等七位世家子弟沉默地坐着,身体随车厢的起伏而微微晃动。他们或低头想着心事,或看着窗外向后飞掠的景物怔怔地出神。

    似乎都还没从之前发生的一切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就在风辰和五位天尊达成协议,并接到晴家武者的挑战之后不过一个多小时,这些世家子弟就收到了自家家主传来的信息,要求他们参与青仙宗的考核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走出了星神空间,忘掉了很多东西,然后看着自己手里的家主手令发呆。

    「我们?报考青仙宗?」

    一切都像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只记得,不久之前,他们跟着燕家车队来到了樊阳。而短短不过十天时间,局面就已经天翻地覆,他们如今却是乘坐着风家的马车离开。而且还是去无双城报考青仙宗!

    马车飞驰,李子涵托着下巴,将出了星神空间之后随从送来的信息简报看了又看,忽然扭头问道:“你们还记得多少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宿臻峰斟酌了一下,开口道:“水晶球里的画面,我就只记得关于风辰和追猎者之间的战斗场景,记得风大尊突破了道境,记得罗蟠阳,申行云和周九知的死,另外就是千机楼从外面传进来的消息……别的就不怎么记得了。更多的消息,倒是出来之后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什么关键的东西被剪去了,尤其是关于风辰的……”他摇了摇头道:“不过,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感觉?”其他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宿臻峰皱着眉头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风辰……好像有一种很强烈地嫉妒和敬畏。好像着家伙藏着什么难以想象的东西,而且远比我们所了解得那个纨绔子弟可怕得多。”

    听了宿臻峰的话,在场众人都对视一眼,互相点了点头。他们也有同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片刻地沉默之后,郑文斌开口问道:“那你们说,这次为什么忽然让我们去考青仙宗?好像……好像是个什么难得的机会?”

    出了星神殿后,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,就是一次毫无准备地冲击。

    青仙宗面向中游收徒,他们是早就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们更清楚,论天赋,自己虽然在家族中算是出类拔萃,但称不上顶尖,放在洛原州和周边的两个州府范围内更只能算中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资质去报考青仙宗,不过是陪跑而已。

    况且,当时家族已经卷入了风家和燕家这一战,而他们又被选中,不得不以家族的代表乃至兼某种意义上的人质身份,前往樊阳城,因此才将这件事丢开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从家主的信中看来,自己这些人被指定去考青仙宗,似乎有某种机会,更有奖励的意思在其中。但为什么会这样,他们却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只隐隐觉得,这跟风辰好像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车厢里沉默着,没人回答郑文斌的问题。大家只是出神地想着过往的这些日子,想着那个名叫风辰的家伙。

    脑海中回放的画面,是皇家车队进樊阳时,他一口唾沫啐在申振康的脸上,是摘星楼四周那白蟠飘飘的灵堂和那些充斥着浓烈报复意味的头颅;是他众目睽睽之下割断申振康脖子的那一刀,是广场上他和吕翔的一战,也是他这一路逃亡,击败纪胥风……

    大家早在樊阳城的时,就知道这家伙和传闻的不一样了——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,心狠手辣,睚眦必报!这一切的形容,似乎都指向一个废物纨绔的反面。

    一个残暴凶恶的纨绔。

    但他们知道,事实并非如此。在这一切的表象之下,隐藏着一个人们不知道的风辰。

    他睚眦必报心狠手辣,是因为这些人将屠刀架在了风家族人的脖子上。就像他割开申振康的喉咙时所说的一样,对方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想着灭绝风家,对风家上下老少数百口下手。

    对这样的敌人,他自然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这不仅是因为他的心性足够坚韧,胆量够大,也因为他有足够的智慧去掌控并完成这一切。

    当风商雪向燕弘坦诚,说这一切都是风辰计划的时候,燕弘显然是不信的。他脸上的愤怒,说明他认为这是风商雪对他的一种羞辱。

    但众人此刻想来,觉得不是。

    因为风商雪不屑于撒谎。

    这位风家家主,渊渟岳峙,淡然出尘。他既像大海一般宽广而沉稳,也像大海一般深不可测。但最重要的是,他是骄傲的。

    一个从下游走来,将风家在短短二十多年带到现在的位置,并且成就道境大尊的男人,无论从那个方面看,都有足够的资格骄傲。

    因为骄傲,他不屑于向平王求救,也不屑于向燕家求饶。

    自然更不屑于撒谎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些就是风辰做的。他计划并实施了这一切。就连风商雪,也只是坐在燕弘面前,完成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而已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,让大家毛骨悚然而又觉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和风商雪比起来,他的这个小儿子,倒是一个截然相反的极端。从小到大,他顶在头上的标志,就是一个声名狼藉的废物。明里暗里,他不知道经受了多少白眼和嘲讽。

    但这也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因为从小如此长大的他,根本就没有任何名声,道德,虚荣和骄傲的约束。他不在乎别人的眼光,更不在乎什么规则。

    他更现实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如果有保护身边人的决心和能力,那么,樊阳城中发生的那一幕,就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下一个申行云,还是会被他割断喉咙。

    下一个燕弘,还是会被他一耳光抽在脸上!

    和这样的人交朋友,一定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吧?

    “今晚能到青木城吗?”寂静中,景纶望着前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到。”最熟悉路的宿臻峰点了点头,肯定地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木城。

    房间里,风辰一脸呆滞地看着两个打开的芥子袋和摆在桌子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他托着下巴,有些艰难地转动脖子,看向娃娃鱼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。”娃娃鱼耷拉着脑袋,嗫嚅道,“这可不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怪你,一定是被他们的黑手摸过的原因!”风辰一边为娃娃鱼开脱,一边咬牙切齿,觉得自己做一笔大亏特亏的买卖。

    自从和五位世家天尊达成交易之后,他和娃娃鱼就拿着芥子袋飞快地回了房间准备开宝。可谁知道,摩拳擦掌激动万分地打开了芥子袋,却发现,什么惊喜都没有!

    在申行云的芥子袋中,有三颗单法阵灵冰和一颗双法阵灵冰。其他的,大多都是印章书信一类的杂物。

    而在周九知的芥子袋里,有四颗单法阵灵冰和两颗双法阵灵冰,另外有一瓶还算珍贵的火龙涎。除此之外,再没他看得上眼的东西。

    风辰没精打采地先把灵冰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能在中游获取这么多灵冰,已经算是很大的收获了。甚至风辰知道,从银河凡姐玩家的角度来说,也就最近几十年,才有超级联赛的几个顶级巨星,得到过一两颗单法阵灵冰。

    而当时,震动了整个共和国。不知道多少人为之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可风辰还是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跟罗蟠阳比起来,这也未免差得太远了。

    “亏了……”风辰一边念叨着,一边用目光在桌子上巡弋,然后捡出了书信等杂物交给娃娃鱼。这些书信会被交回家族,不管里面有什么秘密和交易,自然由父亲风商雪处理。

    而桌子上的丹药,他也只简单翻了翻,就一股脑都推给了娃娃鱼。乐得娃娃鱼眼睛都弯成了月牙。

    这些丹药大多都是疗伤类的。

    对于娃娃鱼她们这些游走于生死之间的暗营武者来说很宝贵,但对于风辰来说,就没什么价值了。在他的芥子袋里,除了有一颗紫生还灵丹之外,还有雨夫人为他塞的不少同等级丹药。根本用不上这些。

    于是,桌子上最后就只剩下一个黑色的,如同麻将牌大小形状的骨片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穷鬼!”风辰一边拿着骨片翻看,一边抱怨,“连个秘器都没有。他们是怎么当家主的?”

    娃娃鱼乐滋滋地清点着自己的收获,悄无声息地翻了个白眼。而星神殿里,包括风家族人子弟在内的一帮人,也是直撇嘴。心想这家伙真是贪心不足!

    秘器是何等珍贵的存在,除了北神国晴家这类的上游豪门之外,中游有几个世家能拿得出来?别说世家,就算是地位和传承底蕴高得多的宗门,凑一起也没有几件!

    况且,秘器的作用不同,威力不等,就算是有,也不一定就会被家主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些天境强者已然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,一般的秘器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什么用。不需要熊律那个书简一样的秘器,他们也能腾云驾雾,跨越山涧。不用风辰那把通识序列的鬼童,他们的灵剑也能随心所欲,飞翔来去。而像纪胥风那把镖,对他们根本无法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们带秘器做什么?

    而至于能够辅助他们这种等级战斗,能够伤害到同等级的天境对手的秘器,却又不是中游可以得到的了。

    相较于上游,中游就如同沙漠戈壁一般贫瘠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很多人在突破到天境之后,并没有想着率领自己的家族进军中游,反倒一直留在宗门,或者去上游世家当个客卿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客卿,他们不但能从上游世家获得中下游家族得不到的资源,而且资源的用法也随性所欲。不像这些世家家主,大部分的资源都要兼顾家族发展,剩下的,还要耗费在修行和灵剑蕴养上,常常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说实话风辰能得到七块单法阵灵冰,三块双法阵灵冰,就已经让在场不少世家家主都为之眼红了!

    一些小世家,连一块灵冰都还没有呢。偏偏这小子还一副不满足的嘴脸!

    让人见了就恨不得抽他一巴掌!

    风辰睁大了眼睛,好奇地打量着手中的骨片。骨片通体漆黑,差不多一公分厚,大小比一般的麻将牌大一点,呈长方形,看起来应该是被人精心打磨过的。骨片的质地摸起来,感觉非常细腻,如同玉石。但拿在手中时能感觉其中透着一丝火热之意。

    星神殿里的人们,也同时打量着骨片。

    这东西是从周九知的芥子袋里倒出来的。不过,别说在场的大多只是中游的人,见识有限,就连温旭骞,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风辰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。天行战记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导航
字号
- +
背景
np奶瓶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np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