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 发财!

小说:天行战记 作者:七十二编

    噗!罗蟠阳猛地喷出一口血来。此刻的他,显然已经到了绝境。不光头发散乱,气息不稳。而且胸口,肩膀,小腹上,各还有一道狰狞的伤口。

    而更可怕的是,这些伤口正在大量失血!

    要知道,身为天境强者,掌握着天地法则,呼风唤雨,控雷握电,对自身肉体的掌握更是到了极致。通常情况下,只要灵台无损,肉体就算出现损伤,也不会出现鲜血大量流失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们轻而易举就能封闭伤口,不让血液流失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在天道大陆,才有只有天境能杀死天境的说法。

    之前无论是景无色杀木凌江,还是黄铁山,居宁义,洪天凯之死,看似简单,几乎都是一剑致命。但所有人都知道,那是因为天境强者出手,剑气入体,直接摧毁了灵台,切断生机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若是换成人境或地境武者出手,除非一剑刺中心脏,眉心等要害,否则再刺七八剑,也不一定能杀死对方。

    这正是天境强者可怕的地方,也是中游世家,一名天境就能保家族百年族运的原因。

    之前风商雪一人孤身在外,就能让十几位天境强者兵临城下,也不敢越雷池一步。究其原因,不光是因为樊阳城中还有风家大长老风元泰,更重要的是,谁也没把握能对付一个蓄意隐藏踪迹,不择手段复仇的天境。一旦稍有疏忽,让此人在族中天境不在的情况下大开杀戒,那就是一场灾难!

    凭借一帮人境和地境武者,根本没法对人家造成什么威胁。别说人家高来高去,御剑而行,根本就拦不住挡不住。就算人家站在那里让你拿剑捅,你也不一定能杀得了人家。

    可如今,罗蟠阳的伤口大量失血,身上衣服几乎被鲜血染红了,说明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穷途末路,濒临崩溃的征兆。

    因此,在挨了李文濡这一掌之后,罗蟠阳的身体已然是摇摇欲坠,气机散乱到了就算是普通人,也能察觉不妙的地步。而偏偏,在两人的围攻下,他别说疗伤服药,甚至连逃离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「罗家……」

    星神殿里,众人静静地看着身形已经迟缓到在空中几近凝滞的罗蟠阳,脑海里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「这个在洛原州叱咤风云数十年,稳居四大家族之一的豪门……终于要在这一刻落幕了吗?」

    「而这原本应该是他们从四大家族中脱颖而出,一跃成为洛原州统治者的最好的机会。可谁知道,这竟然是风家为他们设下的一个陷阱。一步踩进来,他们这么多年的谋划,努力和积累,全都付诸东流,烟消云散!」

    「风家,何等可怕!」

    寂静中,两道光一般的身影,一前一后,电射向罗蟠阳。

    已经神智昏沉的罗蟠阳,几乎是刚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剑,两道身影就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罗蟠阳手中的灵剑,爆发出一声悲鸣,自天空中跌落下来。而李文濡的一剑,自正面洞穿了罗蟠阳的心脏,秦正朗自后面的一剑,则干脆切断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漫天鲜血,连带罗蟠阳头身分家的尸体,骤然坠落。

    失去了罗蟠阳的气机约束,他的身体四周空间,陡然出现了一片混乱的景象。

    有红日升起落下,有暴雨骤来骤去,有狂风呼啸,有飞雪漫卷,有花开花落,有霞光四突,有漫天火雨……这一切幻想,都是旋起旋灭,留给众人眼中的,就只是一片让人眼花缭乱的光芒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罗蟠阳尸体坠地,而天空中的异象,也无声无息地散去。

    一代天尊,就此陨落!

    呼。秦正朗和李文濡悬浮在半空中,都松了一口气。旋即,他们就看见了地面上的风辰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……”两人都有些无语。虽然之前都在激烈战斗,但天境强者的气机感应何等敏锐,哪怕连余光都没有扫一眼,他们也知道这小子在干什么!

    自己二人跟罗蟠阳打个你死我活,这小子却仗着有星神契约,毫无顾忌地在下面看戏。单是看戏也就罢了。更可气的是,他还扑来扑去地折腾,假装御剑飞行。

    而此刻,两人更是发现,就在罗蟠阳的尸体坠地的一瞬间,这小子立刻就不折腾了。他一边用余光瞟着自己二人,一边悄无声息地靠近罗蟠阳的尸体,还招手从远处叫来了一个小男孩,附耳低声道:“快,摸干净!这可是天境强者,还是罗家家主,少爷我能不能发财,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自以为声音小,却不知道,相距不过数十丈,而自己二人又灵台全开,气机未散,哪怕只是捕风捉影,也能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秦正朗和李文濡对视一眼,觉得脸有些黑。风家这小子是个什么玩意儿,以前他们可听说过不少。而如今看来,这小子别的且抛开不说,是个浑球却是确凿无疑的!

    合着自己二人在这里打死打活累了半天,他就等着捡便宜。

    这时候,却见那小男孩有些踌躇地望这边瞟了一眼,心虚地问道:“少爷,这样不太好吧?秦大师和李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?”风辰一脸义正词严地道,“两位大师是何等身份,他们怎么可能跟我们抢?”

    秦正朗和李文濡的脸颊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听那小男孩又道:“那少爷你为什么不亲自动手?”

    这回风辰的脸踌躇了一下,有些难为情地道:“脸黑。”

    脸黑是什么理由,秦正朗,李文濡,娃娃鱼以及星神殿里的人们自然不明白。大家目光集中在风辰的脸上,只觉得这小子的脸非但不黑,看起来反倒比不少同龄人都白皙一些。

    只有风辰自己才知道,这是自己在另一个世界多年来玩各种游戏的血泪教训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都还好。

    比如武器装备升级,比如开宝箱,比如做任务……但就是摸尸这门行当,好像跟自己八字不合。只要自己敢伸手,就必然是灰头土脸,一脸讪讪地跟队友道歉的结局。

    所以,他已经养成了习惯,这种事情能免就免。

    用手指戳了戳娃娃鱼,示意她赶紧下手,风辰抬起头来,长身而立,一副潇洒飘逸,温文有礼地模样,拱手道:“风辰拜见秦世叔,李世叔。”

    秦正朗和李文濡点点头,算是回礼。

    “二位世叔今日大展神威,小侄真是大开眼界,五体投地。原本该跟二位世叔多多请教,不过……”风辰转头看向北面,一脸惋惜,“……战事紧急,小侄不敢耽搁二位世叔,只能改日再恭聆教诲了。”

    秦正朗和李文濡面面相觑,只觉得额头青筋一跳。

    白痴都知道,这小子嘴里说得好听,实则是在赶自己二人走。似乎生怕自己跟他抢东西。

    “教诲么?总归日后是有时间的……”秦正朗咬牙切齿,一语双关地道:“你倒是不用客气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和李文濡对视一眼,也懒得再看着无耻小子一眼,双双御剑,向北方飞掠而去。早在和罗蟠阳搏杀之时,他们就已经感受到了那边陡然爆发的气息。

    而临走之时,李文濡伸手一招,将罗蟠阳跌落的灵剑吸了过去。

    别的也就罢了。一位天境强者的灵剑何等宝贵,自然不用多说,可不能白白便宜了这小子。

    对此,风辰虽然有些肉疼,但也松了口气,目送二人远去,回过头来,迫不及待地弯腰对娃娃鱼道:“怎么样,搜到什么宝贝没有?”

    之前在三水镇看到洪天凯的尸体时,他就颇为惋惜。

    获取敌人的遗物作为战利品,对于天道大陆的争游者来说,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也是千万年来的传统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洪天凯不管是谁杀的,身上自然早就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而如今,一个还没被摸过的天境强者就这么掉到自己眼前,这跟天上掉馅饼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至于秦正朗和李文濡这两位正主,瞬间就被他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一来,这两位身为前辈,被自己用话逼住,不好意思跟自己争。二来,以他们的身份地位来说,罗蟠阳身上的东西,也不一定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要知道,除了那把灵剑之外,罗蟠阳若是有什么威力强大的秘器,早在战斗中就用了。也不可能等到身死魂灭,留着便宜别人。

    至于钱财一类……罗蟠阳一死,整个罗家未来都在手里,哪里还在乎这么一点。

    等到这场战役结束,自然有一场瓜分盛宴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身为天境强者可以不在乎,但对于风辰这种小小的人境菜鸟,可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果然,几分钟之后,当风辰拿到罗蟠阳的芥子袋,将其开启的时候,眼睛一下就直了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http:///txt//

    。_手机版阅读网址: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导航
字号
- +
背景
np奶瓶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np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