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二章 惊变

小说:天行战记 作者:七十二编

    确认纪胥风伤势无碍,马山岭掏出一支响箭,射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晴家有上百名护卫分布于赌斗路线的范围内,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接纪胥风回樊阳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倒是没下死手,”马山岭站起身来,看了看风辰消失的方向,对熊律和张鸿七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继续追,三个小时的时间,想必他也恢复不了多少,”熊律眼睛微眯,“不过,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个,而他又已经被逼到精疲力竭的地步,倒是不用再拘束于追击模式。我们还有三次万里追魂,正好每人一次。一找到他立刻发起决斗,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。我就不信,他挺得过一次,还能再挺过三次。”

    马山岭和张鸿七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同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纪胥风虽然败了,但大家这一路追击,加上这一场决斗,也罢风辰逼得够呛。这时候正该采用压迫战术,连续决斗,极限施压,不让风辰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的实力都比纪胥风强,对风辰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张鸿七抬头看向天空。在风辰离开之后,申行云就如影随形地跟了过去。而在他的身后,成群结队的申家武者,从林中走了出来,向南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看着远方天空中的小点,大致就能知道风辰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申行云,倒是我们的指路明灯,”张鸿七回头道,“你们说,现在风家跟燕家这一战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么?”马山岭理所当然地道,“风家不过是区区中游家族,再怎么能折腾,难道还能飞上天去?有燕家的那位二皇子殿下坐镇,我估计,现在风家的那些盟友应该已经垮掉了。”

    熊律道:“应该是这样。不然的话,为什么风辰这一路上都是一个人逃亡,连个遮蔽四周的人都没有。之前我们进黑林子山之前,哪里能像这样,只需要看着申行云,就知道他的位置?”

    马山岭和张鸿七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最初追击风辰的时候,他们还看到了雨家的武者。

    而后来,雨家武者就不知道去了哪里,等穿过黑林子山之后,宿家正和胡家鏖战,除了派人接应了风辰一下之外,过了暖苏城就没有人继续保护他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风辰被申行云紧紧缀上,却无人前来驱赶。由此可见,整体局面,风家阵营应该都处于自顾不暇的劣势。

    三人正说着,忽然,听到身后山林之中,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。片刻之后,只见上百名灰头土脸,浑身都是血迹和伤痕的武者,飞一般地从北面而来,在经过三人身旁的时候,只目光惶急地看了他们一眼,就向南仓惶而去。而身后山林中,还传来一阵阵兵器碰撞声,呼喝声和惨叫声,似乎正在被谁追击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!”三人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候,只见林中,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,在几名长老的护卫下飞了起来,在猛地向远处挥出一剑之后,陡然喷出一口血来,坠落地面,被人接住,背负在背上,向南奔逃。

    “是詹家家主!”马山岭失声道。

    三人呆呆地看着詹飞熊如同死人一般,脸色苍白地伏在一名长老的背上,从不远处经过。

    而他刚刚挥出的这一剑,似乎还算起到了作用。身后的追兵安静了片刻,等到零星七八个詹家武者踉踉跄跄地冲出丛林跑远,这才在一阵更密集的脚步声和悉悉索索声中,从林中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看见走出丛林的这些武者,以及两个自远处飞来的身影时,三人都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李家和郑家的人,还有薛家!”熊律目光闪动,环顾四周如同潮水一般奔涌的武者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人,显然没把他们认出来,凶神恶煞地持刀逼近,在被人拉着说了几句之后,才悻悻地转身离开,最后回头一眼,也满是凶恶的警告意味。

    “那是郑先锋和薛烈……”张鸿七看着天空中掠过的两道身影道。

    “李家、郑家?”马山岭震惊地道,“他们不是风家一伙儿的么?怎么薛家也跟他们在一起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怪风辰会往这边跑。”熊律道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这小子是准备和这些人汇合的。只不过,他被我们一路追击,来得早了一些。”说着,他身形一动,跟着追了上去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申行云悬浮于三水镇外,目光森冷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路跟随风辰到了这里,眼看着这个小杂种进了镇子。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这个应该是风家暗营困守的地方,竟然出现了一个幻云掩日阵。

    从天空看下去,一切都被浓密的云雾遮住了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申行云环顾四周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“这个阵法哪里来的?是风家暗营为了自保而设下的?那洪天凯,周九知,罗蟠阳和他们的人又去了哪里?难道,他们还没有发动,等着我来么?”

    早在樊阳城时,申行云就从燕弘的口中得知了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就知道,周家和罗家早已经抓住了风家暗营的踪影,而殿下也判断风家会把战略重心放在南面,并以青木城的洪家为诱饵,布下了这个陷阱。

    事实的发展,也完全证明了殿下的计谋是何等高明。

    自从赌斗开始之后,申行云一路上不断收到的一封接一封情报,无不在说明风家暗营正一步步朝着三水镇这个深渊滑落。

    而当最后一封确定的情报到手时,一直隐藏在距离翠屏峡谷二十里的一处隐秘山坳里的他,立刻带领申家武者赶到翠屏峡谷,封锁了风家暗营北逃之路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申行云就不着急了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,本就是一个松散的计划。最重要的一点,也就是引诱风家暗营进笼子。而如今,笼子已经关上,剩下的,就只是关门打狗了,瓮中捉鳖了。

    至于怎么打,怎么捉,并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无论是洪家,还是周、罗两家中的任一一个,凑足以轻松完成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因此,申行云一度认为,等到自己赶到三水镇的时候,战斗应该早就结束了——如果风家暗营没有往回一头撞到自己手里的话,那么,他们唯一的结局就是倒在三水镇的大街小巷里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自己在抵达三水镇的时候,看见的,却是这样一个安静得有些诡异的场面。

    其他三家的人,似乎并没有进攻三水镇,而镇子里,赫然还出现了一个防御法阵。

    就在申行云把目光投向远处,心里盘算着是否去寻找一下洪天凯等人,询问究竟的时候,忽然,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波动,霍然回头看去,脸色陡变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里湖,山色倒映,绿树成荫。

    岸边的小山坡上,落着一台巨大的步辇,步辇四周,帷幔圈出一块空地,十数位身材曼妙相貌秀美的侍女往来穿行,或焙炉煮茶,或清洗瓜果,或闲坐私语,或抚琴吹笛,一片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几名周家长老和客卿坐在茶几旁,或饮茶谈笑,或下棋观战。而不远处的湖边,周家家主周九知,正静静地坐在一块白色的岩石上,持竿垂钓。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吧?”一位中年文士打扮的客卿站起身来,把目光投向远处。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,煮熟的鸭子,难道还怕它飞了?”一位周家长老笑道,“况且,还有必成在那边盯着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皱了皱眉头道:“可是,怎么到现在还没消息?”

    “洪天凯此人心胸狭隘,睚眦必报,”另一位周家客卿一边下棋,一边说道,“而这次又在风家暗营的手中,折了三个暗营据点和全部的情报眼线,数十年苦心经营,几近毁于一旦。他含怒出手,只怕风家暗营这些人,要落个好死都难。”

    之前那周家长老点点头,接口道:“另外,刚才必成不是传消息回来,说风家暗营弄了个幻云掩日阵么?估计洪家要费些手脚。况且,就算有什么变故,也没什么好担心的。咱们四大家族这么多人,难道还拿不下?更何况,还家主他们坐镇……嘿,四大天境在此,他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,闹出天大的动静,反手也给他们镇压了!”

    听这么一说,那中年文士笑了笑,便不再坚持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来,他的确也想不出对手还有什么生机。而来,此战乃是家主长子,未来周家的继承人周必成指挥。如今他既盯着三水镇,自己若是显得太过操心,未免有些不懂事。

    “何先生,要不要来一局……”那周家长老正笑着问道,忽然神情一动,扭头向远处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人飞掠而来。

    “必成?”看清来人,周家长老和在场众人的脸色都是一变,纷纷站了起来。就连河畔垂钓的周九知,也皱了皱眉头,放下鱼竿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何事惶急?”看着飞奔而来的儿子,周九知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周必成今年已经三十多岁了,平常还算稳重,可如今却是一脸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周必成飞快地到:“爹,出事了。洪家进了三水镇,到现在还没出来,倒是罗家那边传来消息,说是青木城被人攻占,如今,罗世叔已经领人赶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木城丢了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目光中有骇然,而更多的却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要知道,风家阵营那边的世家,就只有郑家,李家和宿家距离青木城比较近。而郑家和李家,如今被堵在千枯岭,就算是飞过来,那三水镇也是他们的必经之地。怎么可能无声无息拿下青木城?

    而宿家则被胡家钉在原地。同样,他们要过来,也不可能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还有谁能在这时候拿下青木城?

    不过,疑惑归疑惑,但这个消息,还是让众人心头一紧。而就在他们把目光投向周九知,准备听候家主指令时,却见周九知脸色一变,扭头看向远处,身形腾空而起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家家主罗蟠阳悬浮在半空中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三水镇距离青木城不远,几乎是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,他就御剑而来。

    但此刻,在他身前,青木城城门紧闭,而无论是城中还是城头,早换了主人。原本洪家的侍卫武者,要么死,要么逃。而在城头半空中,一个身影正静静地悬浮着,神态悠然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身为洛原州四大家族的家主,罗蟠阳的实力,自然毋庸置疑。除了风商雪,尚伯书和周九知之外,他不畏惧任何人。若在平日里,见到这个人,他有信心在百招之内取其性命。但此刻……

    罗蟠阳咬牙切齿:“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想到,此人竟然也是风家阵营的内奸。而且,在诸多世家中,他身居北方,原本是距离青木城最远的一个。

    这让罗蟠阳一时心急如焚。要知道,青木城乃是要害之地。周家和罗家,正是通过青木城进的洛原州北部区域,而若是要离开,自然也要从这里走,不然的话,就必须翻山越岭,绕行很远。

    可如今,这道门已然被此人关上。

    他从北方绕行而来,必定是处心积虑,而这就意味着,自己和周九知,都落入了一个可怕的陷阱!

    在罗蟠阳几乎吃人的目光下,那人微微一笑,洒然道:“没错,是我。”

    而便在这时,一个声音自罗蟠阳的身后响起:“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罗蟠阳扭头一看,便如同见了鬼一般,瞳孔陡然收缩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导航
字号
- +
背景
np奶瓶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np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